中国大城红木网官方网站欢迎您!
精品推荐 更多>>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产品 > 行业名人

宋玉顺

发布时间:2015-06-27 16:57:55 来源:www.cdchmw.com 作者:www.cdchmw.com 点击:

 

       宝德风的红木仿古家具在国内一直享有盛名,特别是雕云龙顶箱柜,更是蜚声海内外。我跟宝德风的掌门人宋玉顺先生有过不少次接触,已经很熟,却从未以访谈的形式面对,今天仍是以漫谈的方式聊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我们聊起了宝德风在大城县的展厅,也就是宝德风古典家具艺术馆为何如此命名。宋先生对我说:首先,艺术馆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,她体现了中国传统建筑艺术之美。另外古典家具对艺术性的要求更高,每一件家具都融入了企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,都倾注着制作者的思想、个性和艺术品位。宝德风建这个艺术馆就是让人们更好地了解传统家具的文化底蕴,从艺术的角度去鉴赏它。同时这个艺术馆也是对我们企业自身的鞭策,她提醒我们要把每一件家具都当成艺术品来做,给收藏者以美的享受。激励我们把红木家具真正做成集实用价值、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于一身的实用工艺品。 

  说到这里我很自然地问道:这个目标着实不低,你们通过哪些手段保证这个目标的实现?宋先生不假思索地答道:通过对材料的前期处理、严格按传统的榫卯工艺加工保证产品的内在质量;通过聘请专业设计师,高级雕刻师提升家具的艺术性。 

  宋先生说:材料前期是否进行了处理购买者是看不见的,但这个环节十分重要,材料处理得好不好,直接关系到产品的质量和使用寿命。特别是在中国北方,空气的干湿度差异太大,不进行材料处理绝对不行。一件优质红木家具,可以用上好几代,甚至要做永久性收藏。可要是不进行材料的前期处理,一个冬夏就会变形开裂,挺贵的家具就成了垃圾。 

  看到我对此很感兴趣,宋先生讲解得很详细:材料的前期处理,主要在烘干环节。为了避免材料出现内外干燥程度不一样,我们对材料的处理采取二次烘干。开料(把原材料下成板料或小方料)后,先在自然环境下放置一段时间,让它自然破劲。我插了一句话:就是对材料进行时效处理。宋先生点点头说对,然后进烘干窑,进行烘干,一个月左右出窑,放置一段时间后再第二次进窑烘干。烘干窑由电脑操控,自动调节窑内干湿度。 

 我在大学时学的是机械专业,自然明白材料处理对产品内在质量的影响。但对木材的前期处理要这样费时却也是始料未及。宋先生却说:这样虽然会增加企业的成本,却能保证产品到了用户手里不出现问题,非做不可。 

  在宝德风的木工车间,墙上贴着榫卯结构示意图。宋先生讲,传统家具,最讲究的是榫卯结构,这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珍贵遗产。要严格按图纸走,一点儿不能走样。说到这里宋先生给我讲了一段他初入古典家具行的经历: 

  原来宋先生进入古典家具这一行最初是给别人修复古旧家具。修旧家具不同于做新家具,首先要把各种各样的榫卯结构吃透,还要修旧如旧才有价值。这段经历对宋先生后来制作红木仿古家具益处颇多。

 说到过去的经历,宋先生饶有兴致地讲到了他的父亲。宋先生的父亲是个七级木工,后又转为模型工。宋先生刚入木工行时,跟着父亲干模型。模型工的特点是精度高,做工细,这个工种干长了就会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认真劲儿。后来干上古典家具,自然要聘请一些木工,曾经有一个从别的企业过来的木工,按原来企业的做法做了一对多宝格,在榫卯上偷了工,在宝德风这就属不合格产品。这个工人自认为自己干了那么多年的木工,一直是企业的骨干,怎么到了宝德风就不行了?自然不服气。宋先生的父亲一怒之下,抡起大锤就把这对多宝格给砸了。宝德风的风格就是这样来的! 

  听了宋先生的讲述,我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。不知为什么,我忽然想到了企业文化这个词。一丝不苟,严于律己。这就应该是宝德风的企业文化罢。这种代代相传的精神真的太可贵了。

宋先生带着我一个个车间走着,最后来到了设计部门。我看到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在聚精会神地勾画着一条龙。宋先生告诉我:这就是为新的顶箱柜画的云龙。我有些奇怪,这雕刻的图案不是固定的么,不能用电脑复制么,难道还要重新画?宋先生笑了:用电脑复制的云龙能活起来么?听了这话,我似乎有些明白做活中国龙的意思了。

 我这时忽然想起来:从展厅转到车间,我把宝德风都转遍了,怎么没有看到宝德风最有名的雕云龙顶箱柜呀。于是我提出要看看雕云龙顶箱柜。宋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:现在没货。为什么?这么畅销的家具不会是因为惜售而不做吧?宋先生见我不解说道:雕云龙顶箱柜加工周期太长,订的人又多,基本上是做一件走一件,轮不到摆就拉走了。你看现在工人正雕的,不就是雕云龙顶箱柜的面板么。还得再过几个月才能做出来,不过也是有人预定的,这样吧,在装车之前我通知你过来看。原来是这样,就在很多古典家具企业为卖不出货着急的时候,居然还有供不应求的产品,这可让我开了眼界。

 聊的时间已经不短,不告辞似乎就属于不礼貌了。可我还是有意犹未尽的感觉。怎么才能尽兴呢?这时我的脑袋提醒我,只有写点儿什么才算不虚此行。于是我就像拼命要求人家让自己题写扇面的活宝一样,要求给宝德风写首诗。好在宋先生没有拒绝,于是我就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这次漫谈。也算作这篇文章的结束语吧:

 权将刀斧作画工,细镂精雕几人同。卯开榫合皆经典,倾力做活中国龙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上一篇:郑德发

上一篇:返回列表

焦点关注 更多>>
行家论道 更多>>
红木名店 更多>>